my name is虞松
專寫冷cp 長年住極圈
3

【翼果】 頃刻的永恆之戀 08

*短小的一章
再兩更完結






距離那天正好過了一個星期,這幾天翼明顯地躲著穗乃果,對待她的態度也從親密熱情轉變成冷漠疏離,縱使是無神經如穗乃果,也清楚感受到翼的改變。

「翼同學。」翼抬起頭,猝不及防地撞進蘊含著怒氣的海藍色眼眸,「放學有空嗎,有點話想和你說。」

翼蹙起眉正打算拒絕,但她不小心向下瞥到穗乃果緊揪裙擺的手指,瞬間有些心軟:「有。」

聽見翼的答覆後穗乃果的手明顯將裙子攛得更緊了。「好,放學等我一起走。」說完,穗乃果便回到位置上,駝著背、肩膀向下放鬆,像是鬆了口氣。

翼裝作無趣地看著穗乃果的一舉一動,心中卻不斷泛起一陣陣漣漪。

自己果然還是喜歡這個人啊,翼在心中如此嘆氣道。

穗乃果這樣做的意思是還在乎自己吧?翼很想這樣說服自己,但這理由實在是太過單薄了,畢竟任誰在被看見那種場景後都會想向對方解釋吧?更何況看見的還是認識的人。

穗乃果與海未相擁的場景這一整個星期不斷在翼腦海中重覆播放,就像個壞掉的放映機,播完這段後便會跳回前面,強迫翼再看一次。

翼想哭,但事實上她卻連顆眼淚都掉不出來。

上課的鐘聲響起,翼從抽屜將課本抽出,看著課本上的黑色字體,翼在心中祈禱,希望時間能夠過慢一點,好讓她再逃避久一點。

*

放學的鐘聲終究會響起,在聽見那熟悉不過的鈴聲時翼只想把臉埋在桌上逃避現實。

前面的穗乃果傳來收拾東西的窸窣聲,「翼同學,我們走吧。」

「嗯……」

翼強迫自己保持面無表情,她完全沒心情關心還有哪本課本忘了裝進去,直接拉上背包拉鍊隨穗乃果走出教室。

穗乃果領著翼往校舍的深處走,翼看著越來越少人的走廊不禁困惑穗乃果究竟要帶她到哪裡去,最後穗乃果停在一間看起來許久未使用的教室門前,拉開門的瞬間撲鼻而來的灰塵讓穗乃果和翼忍不住打了個噴嚏,手在臉面前搧動著,企圖將這些惱人的小塵埃弄走。

穗乃果快步走到窗戶前,使力將有些卡住的窗戶打開,新鮮的空氣注入,這時兩人才感覺稍微舒服一點了。

教室很空曠,除了幾張桌椅外就無任何東西了,翼沒想到穗乃果竟然會知道這種空教室,「這樣進來沒關係嗎?」

「應該沒什麼關係吧,畢竟這裡本來就沒上鎖。」

翼點點頭,有些意外穗乃果的大膽。

「那個。」

穗乃果緊張地開口:「為什麼翼同學要躲我呢?」

面對穗乃果的問題,翼皺起眉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總不可能說是因為嫉妒什麼的吧?

還好在翼回答之前穗乃果又再度開口了:「不對,我是知道的啊,理由什麼的……」穗乃果苦惱地抓住瀏海撥了撥。

「……你知道了嗎?」

「嗯,大概可以猜到。」

翼全身僵在原地,腦中還無法明白自己剛才聽見了什麼。

她以為自己隱瞞的很好,為什麼還是被知道了呢?

「就是那個吧,看到我和小海的感情太好所以嫉妒了……什麼的。」

穗乃果小心翼翼地觀察翼的表情,卻發現對方臉色幾乎慘白,「翼同學你還好嗎?啊!剛才那個我只是開玩笑而已,對不起……」

「我……」

翼抬起頭,和穗乃果對視時綠眸不見以往的氣勢,反而充滿了慌張,「我……」

「翼同學……」

「我喜歡你!」

「咦?」

在聽見穗乃果發出倒抽氣的聲音後翼自己也愣住了,「我、那個……」翼想伸手碰觸穗乃果,但在看見對方臉上錯愕的表情後便把手收回了。

「……對不起。」

翼覺得教室裡的空氣異常沉重,她的喉嚨發出一聲奇怪的咕嘟聲,幾乎喘不過氣。翼慢慢地往後退,然後轉過身衝出教室。

「翼同學!」

在跑了一小段距離後翼被追上來的穗乃果捉住手腕:「等等啊,翼同學!」

「……」

「剛才那個……是那個意思沒錯吧?」

「……啊啊,是啊。」翼抬起原本一直低著的頭:「我喜歡你,是情人的那種喜歡,我想和你擁抱接吻、做任何情侶會做的事情。」

藍眸瞪得大大的,像是一時之間還無法消化翼所說的東西,震驚地望向翼。

「很噁心吧。」翼勾起毫無笑意的笑容,「所以,放開手吧。」

翼將手從穗乃果手中抽出。

「對不起,破壞了你對我的信任。」

翼的手握住剛才被穗乃果抓住的手腕,指尖不斷顫抖,翼再度轉身離開。

這次穗乃果沒有開口挽留翼,只是站在原地看著那嬌小的身影越走越遠。

评论
热度(3)
© 極圈長駐居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