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圈長駐居民

專寫冷cp 長年住極圈

【翼果】遺忘與被遺忘

*自己簡直專產翼果be能手(
*依然沒有糖

一出機場,冰冷的空氣瞬間襲擊穗乃果的面部,她把圍巾拉高,嘗試將下半臉埋進去。

走向停在一旁等待客人上門的計程車,司機看見她走過來,便主動將她的行李搬上後車廂。

穗乃果向司機報了飯店的名字,閉上眼靠在後座休息。

看見她,翼會不會說什麼?她會有什麼反應呢?

想像了生氣的、高興的、錯愕的表情……但穗乃果還是無法確定翼究竟會有怎麼樣的反應,畢竟她們已經太久沒有見面了。

倒在飯店的床鋪,長途飛機旅行的疲憊瞬間湧上來,令穗乃果一下子就沉沉地睡去,這晚她睡得非常好,沒有做夢、更沒有半夜醒來,她就這麼一路睡到隔天中午。

看著窗外明亮的景色,穗乃果打著呵欠...

【翼果】若是如此

*混更新
*發現好多篇文都沒發上來,趕緊挑了篇喜歡的混更新一下
*完全沒有糖,滿滿刀&玻璃渣
*be

自從和穗乃果分手後綺羅翼並不是不想再見她一面,只是命運太捉弄人,不斷地錯過見面的機會,就這樣十年沒有見過穗乃果了。偶爾綺羅翼會回想起高中時光,和穗乃果甜蜜的日子以及吵架時的情境,又甜又痛苦的揪心感覺被時間逐漸沖淡,現在綺羅翼幾乎連穗乃果的臉都快記不起了。

穗乃果的號碼一直待在綺羅翼的電話簿裡,以前綺羅翼不時會有打給穗乃果的念頭,但冷靜想想發現根本不知道要和對方說什麼,於是便做罷了,一直到十年後的今天綺羅翼依然沒有按下通話鍵。

分手的契機是和穗乃果大吵了一架,吵架的原因是什麼綺羅翼已經完...

【譚雅x我】提古雷查夫少校踩我!

*什麼都不重要,我只想大喊譚雅大人踩我!!!!
*"我"沒有性別,當gl, gb甚至是bl看應該都行?(??

「啊?」譚雅轉過頭,表情猙獰:「我剛才沒聽清楚,請貴官再說一次?」
「是!」我比著標準的敬禮姿勢,眼睛望向前方,不敢低頭看嬌小的長官大人,「請提古雷查夫少校踩我!」
說真的,我完全沒有勇氣往下看,因為不用看,我已經感受到提古雷查夫少校濃烈的黑色氣場向我撲來。
「……」提古雷查夫少校良久沒有說話,最後她重重嘆口氣,「我還以為貴官是聰明人,既然你這麼想找死,那就跟我來吧。」提古雷查夫少校喬了喬軍帽的位置,銳利的眼眸從下而上瞥向我,踏出不快不慢的步伐。

提古雷查夫少校領著我到...

【翼果】告白?我才不要

差點錯過調教師大人的生日!我罪該萬死(TдT)
調教師大人生日快樂!

「你什麼時候要告白?」

翼抬起頭,看到杏樹咬著巧克力棒,用牙齒掰斷餅乾時發出啪的聲音。

「給我一根。」

杏樹把餅乾遞給翼。

「所以你什麼時候告白?」

翼用手撐著頭,學杏樹弄斷巧克力棒,弄出有點煩人的噪音。「什麼告白?」

「和高坂同學告白啊。」

「……」

翼撇開頭,徹底裝死。

「話說回來。」在一旁唸書的英玲奈攏了攏長髮,往後撥。「我上次看見你和高坂同學在接吻。」

「噗——」

「咦!這是真的嗎,翼!」

「咳咳、咳嗯……才沒有!」翼用手背把嘴邊噴出來的水擦掉。「英玲奈!」

「嗯,我亂編的,抱歉。」

「…...

【勝出】意外

*給非白的生賀文,生日快樂!


平時綠谷幾乎都是第一個到教室的人,今天打開教室門時意外地看見奶黃色頭髮的青梅竹馬,靜靜地站在窗邊。

「小勝?你怎麼這麼早來?」綠谷感到相當驚訝,畢竟對方並不是什麼早起早睡的好寶寶,所以他從沒想過會在這種時間遇到對方。

爆豪在綠谷開門的瞬間回頭,卻一句話也沒說,瞪著他幾秒,不理會綠谷的問題,逕自把頭轉回去。

習慣對方愛理不理的態度,綠谷把背包放在座位椅子上,走到爆豪旁邊。「你在看什麼?」

爆豪用下巴指前方的樹,綠谷順著那個方向望,看見樹枝上有一窩鳥巢,巢內有好幾顆蛋,一旁的鳥媽媽時不時抖抖自己的羽毛,然後用鳥喙輕啄蛋殼。

「你平常都這麼早來嗎?」

爆豪再度...

【明久】您的電話無人接聽

*標題只是作者的惡趣味,不用在意
*久美子畢業後多年的事
*電話梗(?)

嘟嚕嚕——嘟嚕嚕——喀

『阿、小葵嗎?我是久美子」』
『久美子?好久不見,怎麼了,突然打給我』
『阿....那個,我想問你有沒有明日香學姊的電話?』
『明日香?我沒有耶,抱歉。』
『啊啊,沒關係的,打擾你真是抱歉。』
『不過我有香織的,她應該會有明日香的電話,我把香織的號碼給你,你直接去問她吧?』
『好的,謝謝你小葵。』
『不會,我等等發給你。那就這樣。』
『恩,掰掰。』

喀哒

嘟嚕嚕——嘟嚕嚕——喀

『喂?您好?』
『喂,香織學姊,我是黃前。』...

【ignoct】難聞的食物好吃嗎

*由於弟弟問了句"王子真的敢吃臭豆腐嗎???"然後腦洞就被炸出來了
*前面是伊諾,後面變成全員歡樂向了ww

前陣子伊格尼斯從一位旅人那裡習得了一份新的食譜,最近每天都泡在旅館的廚房中研究料理。

「喂、伊格尼斯,新的料理到底能吃了沒啊?」諾克提斯靠在廚房的門框,懶洋洋的玩弄瀏海。

「就快了,今天感覺會成功。」說著,伊格尼斯將一塊不明物體輕輕放入油鍋炸。

伊格尼斯盯著油鍋中的東西,一動也不動。諾克提斯則是注視著伊格尼斯的背影,猜他究竟什麼時候會動。

計時器一響,伊格尼斯快速地一手關掉機器,一手把鍋內的東西撈出來。

「我說……...

【翼果】不同的綺羅翼

穗乃果把被風吹得快滑落的帽兜拉低,盡量把臉藏在陰影裡,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騷動。

看著翼前幾分鐘傳來『我快到了』的訊息,猜想對方差不多要抵達。

由於晚睡早起的緣故,穗乃果忍不住打了個呵欠,盡量不弄髒眼妝輕輕揉了揉眼睛。

「穗乃果同學,久等了。」

一個留著棕色長髮的女性揮了揮手,朝穗乃果走來。

「咦?……咦咦咦咦——!翼同學?你的頭髮怎麼突然變長了!」

穗乃果猛瞧對方,大步走近。對,這個人確實是翼沒有錯,但為什麼才一個禮拜,原本在脖子的短髮就瞬間長到腰部了!

「噓、噓——小聲一點,有人看過來了。」翼把手...

【翼果】是戀愛呢

*穗乃果完全沒出場的一篇,但真的是翼果文,相信我~~~please~~~ 

*A-rise的放學後

翼眼中的穗乃果一直都是閃閃發亮的,不論是第一次在電腦上看見live時,還是後來見面時。 

閃閃發光的溫暖太陽吸引人靠近,於是有了μ's。 
 
其實翼心裡是非常羨慕μ's成員們的,但這並不是說他對於A-rise有何不滿還是什麼的——她愛一直支持陪伴在她身邊的杏樹和英玲奈,她們是無可取代的好友兼夥伴——只是單純地羨慕罷了。 
 
有了μ's的大家,穗乃果才能繼續在舞台上發出屬於她的光輝,是穗乃果組成了μ's,而μ's成就了現在的穗乃果。這種...

【翼果】頃刻的永恆之戀 10

*最終章
*今天依然是說變就變的畫風
*沒有番外這種東西

10
在接近中午時氣溫逐漸升高,頭頂的太陽也變得毒辣起來,翼雙手拎滿紙袋,她奮力地抬起手用手臂抹去額頭的汗水,清了清乾凅的喉嚨,「杏——我好累好餓好熱,拜託能不能休息一下阿。」

走在前面的女孩轉過身,看起來有些不情願,「翼的體力真差。好吧,我們去那邊咖啡店休息。」

「我才沒有體力差,是杏的體力太好了!」明明已經逛了一早上,兩人手上提著大包小包的戰利品,杏卻一點也沒露出疲色,反倒依舊興致高漲。

進到開著冷氣的咖啡廳,翼在皮膚接觸到涼爽的空氣時忍不住喟嘆一聲,又活過來了!

服務生走向兩人,「歡迎光臨,兩位請坐這。」

「翼你要吃什麼?」

「我想想……青醬義大利麵...

【翼果】頃刻的永恆之戀 09

*說好要照草稿來的…………作者真的是不搞事不甘心的人阿2333


*一點也不翼果的一章


*下章完結


情況真的是糟糕透了頂。


翼從轉角走出,遠遠的就看見顯眼的亮橘色頭髮,壓下逃跑的想法,翼抬起下巴光明正大的走在走廊中央,眼神筆直望向前方,就是不看緊盯她的穗乃果。


從穗乃果旁邊經過時翼其實非常緊張,手心出了一層汗,背脊下意識挺得更直。她知道穗乃果的眼神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直到進入教室為止,但翼沒有勇氣和那雙每次都...

【明久】噓。(明日香x久美子)

*完全忘了發這
*明日香學姊最正(哭)

久美子沒有想過自己還會再次遇到這個人。

馬路對面的是數個月不見的明日香,對方被旁邊的一對母子吸引了注意力,偏著頭淡淡地勾著嘴角。

久美子想開口叫明日香,但卻發現自己發不出聲音,嘴只能重覆張開合上的動作。心跳用力得讓胸口發疼,久美子抓住裙擺,試圖把手心的汗擦掉。

這時明日香突然抬頭,她看見對面的久美子,開心的揮手。

人行號誌燈上的紅色LED燈暗下,換成綠色的燈亮起,明日香小跑步朝久美子的方向跑來,「呀,好久不見黃前醬,自從畢業典禮就沒見過了吧?幾個月啦?」

喉嚨乾得想...

【翼果】 頃刻的永恆之戀 08

*短小的一章
再兩更完結


距離那天正好過了一個星期,這幾天翼明顯地躲著穗乃果,對待她的態度也從親密熱情轉變成冷漠疏離,縱使是無神經如穗乃果,也清楚感受到翼的改變。

「翼同學。」翼抬起頭,猝不及防地撞進蘊含著怒氣的海藍色眼眸,「放學有空嗎,有點話想和你說。」

翼蹙起眉正打算拒絕,但她不小心向下瞥到穗乃果緊揪裙擺的手指,瞬間有些心軟:「有。」

聽見翼的答覆後穗乃果的手明顯將裙子攛得更緊了。「好,放學等我一起走。」說完,穗乃果便回到位置上,駝著背、肩膀向下放鬆,像是鬆了口氣。

翼裝作無趣地看著穗乃果的一舉一動,心中卻不斷泛起一陣陣漣漪。

自己果然還是喜歡這個人啊,翼在心中如此嘆氣道。

穗乃果...

【翼果】頃刻的永恆之戀 07

畫風說變就變
我在說自己,嗯。

「啊。」

筆從翼的手中飛出,筆尖直直地砸向地板,圓柱狀的筆身滾了好幾圈直到碰到桌腳後才停下來。

翼無奈地撿起筆在課本畫幾下,毫不意外地已經完全斷水了。翼邊想著自己的轉筆技術有待加強邊將筆蓋蓋上。

台上的老師拿著白色粉筆龍飛鳳舞地寫著難懂的漢字,翼用手掌托住下巴,拿出另一隻筆把平假名抄在漢字旁。

『你真的明白喜歡一個人的感覺嗎?』

英玲奈今早對翼說的話語不斷在腦海裡重播,翼煩躁地用手指順了順頭髮,抬眼望著穗乃果今天依然柔順的橘髮。

為什麼,英玲奈會這麼問呢?

英玲奈在向翼丟出這麼一句沒頭沒腦的問題後便逕自離開了,留下翼一個人沉思。

翼知道自己在感情...

【翼果】頃刻的永恆之戀 06

每次打篇名時心情都好複雜,故事都已經進行一半了我依然啥篇名都還沒想到(。)

「穗乃果同學,你是不是喜歡我?」

橘髮少女聞言轉過身,眼中充滿困惑的情緒開口——

「呃!」

用力睜開眼睛,翼茫然地在黑夜中眨了眨,接著才意識到自己剛才在做夢。

翼舒了口氣,用手掌用力搓著臉,心臟跳動的聲音在安靜的夜晚顯得無比清晰,快速規律又有力的聲音讓翼有些煩躁,但越是想讓心跳快點平靜下來它就越是跳得更大聲。

胸口像是被什麼東西壓住,悶得難受,翼想發出聲音卻發現喉嚨乾得發癢,無可奈何之下翼只好掀開棉被下床喝水。

現在已經接近五月了,即使如此深夜的四月底依然很冷,翼一離開棉被馬上打了個冷顫,瞬間興起想回到溫...

1 / 6

© 極圈長駐居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