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name is虞松
專寫冷cp 長年住極圈
8 5

【明久】新刊《交於原點》試閱

*《那一年的上低音號》重製本
*香織→明日香→←久美子的明久本



雖然並不是一見鍾情如此虛幻飄渺又美好的事情,然而在那一瞬間,她的目光確實被奪走了。

──真像上低音號啊。她如此想道。

(1,明日香)

微風吹拂,淡粉色的雪在空中紛飛,緩緩落在北宇治中學學生們身上,從他們的書包,或是肩頭滑落,掉落在地面,成了櫻色的地毯,彷彿在歡迎今天將要成為北宇治中學一員的新生們,以及已經在這裡度過許多時光的舊生們。

新學期開始了。

新學期最為忙碌的便是各個社團的幹部們,各社團釋放渾身解數,為的就是要拉剛入學的新生們入社。對於一些成員較少的社團來說,這是關乎社團存亡的「生死鬥」,這麼說也不為過。

「明日香!」

被喚為明日香的女孩回頭,視線對上身後的雙馬尾女孩,「怎麼了,晴香?」

「今天會有新生來參觀,妳可不要一直搭話,把他們嚇跑了。」

看著晴香皺眉叮嚀的樣子,明日香勾起嘴角,把手叉在腰上,自信地回答:「放心吧,我一個都不會放跑的!」

「……」晴香無語了會,扶住額頭大聲嘆氣,「就是因為這樣才讓我擔心啊。」

「咦——」明日香嘟起嘴,還想說些什麼的時候,上課鈴聲響起,打斷了她。

「啊,上課了。」晴香回頭往自己的班級走去,還是不放心地又看了明日香一眼:「記住我說的話!」

明日香擺擺手,轉身進教室。

*

開學很快地過了一個星期,在明日香不斷捉弄新生們的情況下,她的社團——吹奏社——奇蹟般地加入二十多個新生,正好補上了三年級畢業後留下的空缺。

在稚氣未褪的新生裡,一個女孩吸引了明日香的注意力。

第一眼見到對方,明日香只想著「頭髮好捲啊」,但再稍微觀察一下,便發現女孩的捲髮是天然捲,一團可愛的捲髮正好卡在脖子的位置,襯托出女孩有些圓潤的可愛臉龐。

看著對方蓬鬆的頭髮,明日香不知為何地聯想到她所吹奏的樂器,上低音號。

有時候人的聯想力就是如此奇妙,明明沒有太多關聯性,卻又不由自主地想到。

選樂器,這是吹奏社每年都必需經歷的重要大事之一。不論對吹奏者本身,亦或是樂團來說,都是十分重要的事。

比如說,小號與豎笛一直以來都是搶手的熱門樂器,然而一個樂器的人數若是太多,會造成演奏時平衡被破壞,甚至同樂器的同儕間競爭壓力也會變大。

——但這些不過是表面話,真正的理由還是私心,誰會希望唯獨自己的聲部沒有新生加入呢?

明日香纏著女孩以及她的朋友,半勸說半威脅地讓她們加入自己所帶領的低音部,並且半強迫地讓女孩選擇上低音號。

這時,明日香才知曉女孩的名字。

黃前久美子。

*

新的學期,新的社員,新的顧問。

新的顧問叫做瀧昇,臉上總是掛著一個淡淡的微笑,是會讓人覺得好相處的類型。然而這位看似好好先生的新顧問,卻在第一天正式社團活動時,向所有社員提出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問題。因為從來沒人認為這個問題會被搬上檯面討論,甚至到了覺得是「理所當然」的程度,因此所有人都對瀧的提問十分錯愕。

是否要參加全國賽?

「若是決定要去比賽,練習就會變得嚴格起來。相反,如果僅僅是留下快樂回憶就夠了的話,那麼就不需要高強度的練習,我本人覺得兩者都可以,所以請大家自行決定。」

看似民主的問題,實際上答案早已被決定好了,明日香不認為這種情況下會有多數人表達不想比賽的想法,更何況從以前就不斷把「進入全國賽」當作口號掛在嘴邊的這些人,倘若有多數人投不參加,反而更加奇怪吧。而透過這種「自行選擇」之後產生的結果,就算之後有其他的意見,也很難被接受。

晴香向瀧提議用投票來決定,在人群之中,明日香看到沉默著舉手投後者一票的葵,以及哪邊都沒投的久美子。

「明日香。」

晴香表情凝重地望著明日香,「我有點話想說。」

晴香領著她到稍微遠離社團教室的樓梯間,明日香踏著階梯,站到比晴香高兩階的地方。

窗戶外的夕陽照在晴香的臉上,明日香看著少女糾結地皺著眉,歪頭想了會,小心翼翼地開口:「妳覺得瀧老師……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啊、莫非妳看上老師了!不行呀晴香~師生戀這種……」

「明日香。」晴香有些惱怒地打斷明日香,她真的很受不了對方總是喜歡在談這種事的時候,故意開玩笑。

由於明日香背對著陽光,晴香從被陰影籠罩而變得模糊不清的表情,隱約看見她收起了笑容。

「妳想說什麼。」

「妳覺得……」晴香強迫自己無視掉從明日香身上傳來的壓迫感,以及……陌生感。「決定這種事情,真的好嗎?要不要參加全國賽什麼的……」

「有什麼不好嗎?」

「誒?」

「這種事自己決定,難道不對嗎?」

「我不是這個意……」

「再說了,自己的事,不是本來就該自己決定嗎?」

明日香走下一格階梯,冷冷地凝視晴香的眼睛:「不是嗎?」

*

瀧老師在扔下讓所有人練習海軍進行曲的指示後,便放著社團不管了。

「那SunFes怎麼辦?」

社團裡不斷有這樣的聲音。

Sunrise Festival, 簡稱SunFes,一邊行進一邊吹奏的表演,在北宇治市算是種慣例的表演節目,北宇治中學依照慣例每年都會參加。然而今年瀧卻突然說「水準不夠」之類的話,讓大家練習無聊透頂的海軍進行曲,而非準備SunFes的曲目。

雖說不管要練哪首曲子,都不會影響明日香的心情,但她還是覺得依照北宇治中學管樂社的程度來說,竟然還沒倒社,完全是上帝的眷顧。還是說,是因為「參加管樂社」本身就能吸引不少人入社?不論是哪邊,明日香都覺得挺不可思議的。連首最簡單的海軍進行曲都無法好好合奏的社團,直白地說,參加SunFes也不過就是去讓人當笑話看罷了。

之後事情變得一團糟,不斷遭到大家抗議的晴香迫不得以只好去拜託瀧來指揮,但這個腹黑老師聽完一小段演奏後就停下動作,用溫柔的微笑把所有人罵得一文不值,最後還下了通諜命令,若是在一個星期內沒有把海軍練習曲練好,就不能參加SunFes。

反抗的聲浪越來越大,晴香為了不讓事態再惡化下去,只好在組長會議之前暫時停止練習。

結果,組長會議得出的結果和原本要做的事沒有不同——練習。

明日香看著晴香焦慮得團團轉的樣子,最後只是轉開頭,抱著上低音號練習。

彷彿樂團變成什麼樣子,她都不在乎似的。

組長會議結束後,晴香把大家召集在一起公布結論,沒想到瀧老師卻來到部室。「大家聚在一起是要合奏嗎?」

「不是,組長會議開完了所以想說明……」

瀧嘆口氣,「這種事之後再找時間不就好了,難得這個禮拜因為三方面談上課時間變少。」

晴香看起來很不滿,但沒能說什麼,臉色陰鬱地垂下眼眸。

隨後,瀧針對各個聲部展開特訓,為了發洩對瀧的不滿,以及想證明他們並非瀧口中沒能力的人,所有人都咬緊了牙撐過魔鬼特訓,而不知道該說不意外、或者是意料之外的,第二次的海軍進行曲合奏順利得超乎想像。

在聽見瀧「還可以吧」的評價之後,大家得意地笑著,最重要的是,這是他們入社以來,第一次感受到合奏的樂趣。

瀧發下SunFes要表演的樂譜,大家這時才驚覺,瀧從一開始就認定他們做得到,這個老師是相信他們的。

由於SunFes是一邊行進一邊吹奏的表演,因此需要一個帶領隊伍的人,來控制全隊的步伐及速度。這項重要的工作,在無異議的提議下,便決定由明日香擔任了。

明日香也只是說了句「交給我吧!」,毫不猶豫地將這個任務接下。

SunFes的訓練很辛苦,畢竟有一半在操場上排陣型練習行進,對於大部分都是室內派的社員來說,無非是件艱辛的訓練。

SunFes當天是個大太陽的好天氣,在明日香的帶領下,隊伍整齊地繞完了整個會場,所有人都對這次的大成功,非常雀躍。

春天離去,夏日悄悄地溜進生活,在逐漸變得炎熱的日子裡,北宇治中學管樂社開始籌備起比賽要用的曲子。

就在這樣的日子裡,大家對於大賽的想法也在緩慢地發酵著——直到爆發的那一刻。

「剛才那里薩克斯再吹一次。」瀧拍打著臺前的譜架,讓全員停下來。「吹到雙簧管獨奏那裡為止。」

「是。」

台上的指揮手畫著拍子:「一、二、三。」

吹奏不到四小節,瀧又再次拍著譜架要他們停下來。「吹得太生硬了,就不能讓每個音銜接得更圓滑點,然後音色柔和地交給雙簧管嗎。次中音薩克斯開始部分的音有點跑掉,一個個吹過來,從齋藤同學開始。」

「是。」

葵拿起樂器,在所有部員面前獨奏。然而,葵吹得不怎麼好,音符七零八落的,一聽就知道是因為練習過少的緣故,再更簡單地說,就是不熟練。葵吹奏完後瀧要求她再來一次,卻不見動作。「怎麼了?」

她低著頭,什麼也沒說。

「……我明白了,齋藤葵同學。」

「是。」

「剛才那裡妳還要多久才能正確地演奏出來?」

葵再度低下頭,抿緊唇。

「很遺憾,比賽不等人,決定好目標完成的時間,將問題逐一解決,不這麼一點點提高水平的話,就無法有好的演奏,妳能明白嗎?」

「……嗯。」

「這裡必須以優美的和聲來編織旋律,現在只有吹次中音薩克斯風的妳混濁了音色。我知道備考很忙,但妳同時也是備戰大賽的吹奏部成員。我再問一次,妳要多久才能正確地演奏出來?」

過了好幾秒,葵才低聲開口:「……老師。」

「怎麼了。」

她凝視金屬樂器上自己的倒影,最後毅然地抬頭:「我要退部。」

過於突然的宣言讓空氣躁動起來,有些人發出吃驚的抽氣聲,有些人則轉頭和朋友竊竊私語。

「……理由呢?」

「因為繼續參與社團活動的話,我會考不上志願學校,我從以前就在煩惱這個問題。考慮到今後練習時間會越來越長,我不能再繼續了。」

面對這讓任何一個老師都不能拒絕的理由,瀧用近乎嘆息的語氣說:「是嗎,我明白了,晚點妳來辦公室一趟。」

「是。」葵起身,拿上自己的物品便向外走去,沒有理會大家求她留下的聲音。

久美子倏地站起,放下樂器就往門口跑。明日香錯愕地看著久美子的背影,愣了兩秒後才想起葵曾經和她說過她們是青梅竹馬。

隨後,看上去就要哭出來的晴香也解開薩克斯風的掛勾,把樂器放在椅子上向外跑。

面對這宛如鬧劇般的突發狀況,瀧低下頭,似乎是不打算阻止了。

又或許是他已經無力阻止了。

三人離開社團教室沒多久,明日香舉起手:「老師,我去把小笠原同學和黃前同學叫回來,否則練習就不能繼續了。」

瀧頓了下,點點頭,「麻煩妳了,田中同學。」

久美子和晴香站在社團教室外有些距離的走廊上,兩人背對著明日香,這時已經不見葵的身影了。

「那妳說說看哪裡厲害了啊!」

當明日香走過去時,正好聽見晴香帶著哭腔這麼哭喊道。

「誒?那個……既照顧人又溫柔……」

「還有什麼?」

「呃……會好好跟後輩打招呼,而且時不時會送慰問品,很溫柔……」

「這不是除了溫柔別無是處嗎!」

晴香大聲吼著,久美子抖了下,被對方的反常嚇了一跳。

晴香猛地轉過身,濕潤的雙眼直直盯著久美子,像是想從對方的眼裡抓住一根浮木,又像是想把她推開似的。「溫柔這種話不就是形容一無所長的人嗎!我心裡都清楚的!」

「……非常抱歉。」

久美子的道歉就像是種默認,晴香更加難過地眼眶泛淚。

「不用道歉。」

聽見明日香的聲音,兩人驚詫地看過來。

「纏著後輩囉嗦個什麼勁呢,妳屬蛇的嗎?」

「我才沒纏!妳來幹什麼!」

「妳們遲遲不回來大家都在擔心呢。」明日香走到晴香面前,把手帕給她:「來,擦擦眼淚。」

「我自己能擦!」晴香搶過手帕,轉身把自己的臉埋進手帕裡,低聲啜泣。

「妳這樣可不行,得把情緒容易波動的地方改掉才行,以前香織也說過妳的吧,部長就該威風堂堂、令人敬畏……」

聽見明日香近乎風涼話的說教,晴香難以置信抬起頭,以為明日香或許會安慰兩句的自己實在太傻了,晴香含著淚轉身對她哭吼:「既然如此明日香妳來當部長不就好了!」

沒料到晴香竟然會說出這種話,明日香和久美子都很詫異,瞪大了眼睛。

「因為明日香妳拒絕了,所以我才不得不接下部長,明日香妳……」

「既然如此。」明日香打斷晴香的話,微微勾起笑容,「既然如此,晴香妳也拒絕不就好了。」

晴香驚愕地瞪著明日香,大眼又一次匯集了淚水。

明日香壓低下巴,方才近乎諷刺又帶著憐憫的笑容從臉上消失,眼神銳利得像把匕首,深深刺進晴香破碎的內心。

「我有說錯嗎?」

晴香愣了半秒後,像是失去發條的娃娃,頭重重低下去,什麼說都不出口,無法反駁。

评论(5)
热度(8)
© 極圈長駐居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