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name is虞松
專寫冷cp 長年住極圈
3

【翼果】頃刻的永恆之戀 09

*說好要照草稿來的…………作者真的是不搞事不甘心的人阿2333

 

*一點也不翼果的一章

 

*下章完結

 


 


 


 

情況真的是糟糕透了頂。

 


 

翼從轉角走出,遠遠的就看見顯眼的亮橘色頭髮,壓下逃跑的想法,翼抬起下巴光明正大的走在走廊中央,眼神筆直望向前方,就是不看緊盯她的穗乃果。

 


 

從穗乃果旁邊經過時翼其實非常緊張,手心出了一層汗,背脊下意識挺得更直。她知道穗乃果的眼神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直到進入教室為止,但翼沒有勇氣和那雙每次都要將她看透的藍眼對上視線。

 


 

穗乃果目送翼走進教室,對方順手把門帶上,隔絕了她的身影。

 


 

忍住嘆氣的衝動,穗乃果無法相信自己和翼竟然關係會變成如此尷尬。穗乃果在這很短卻讓她度日如年的一星期裡不斷有種後悔的心情,但她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後悔,後悔被翼看見和小海擁抱的場景?後悔在翼告白時沒有做出反應?後悔在翼離開時自己沒追上去?

 


 

無論如何,再怎麼後悔時間也不可能因此倒回,所以只能夠思考接下來的對策了。

 


 

雖說要思考對策,但翼現在看到她就好像看到猛獸一般,固作鎮定卻倉皇地逃走,就算追上去穗乃果也不認為現在兩人能夠正常對話。

 


 

「唉……」最後穗乃果還是忍不住喪氣地嘆氣出聲。

 


 

穗乃果喜歡翼,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和翼在一起時胸口的鼓動騙不了人,心臟一次次地為了名為綺羅翼的女孩跳動,規律又快速的聲音震著耳膜,逼迫穗乃果正視自己的心情。

 


 

被翼告白的時候穗乃果第一秒感受到的是震驚、愣然,直到追上翼的身影,握住她細得能被手掌緊扣住的手腕時,喜悅的感覺才逐漸湧上來。

 


 

翼也喜歡自己!

 


 

這個認知讓穗乃果開心得說不出話,但她想或許她並沒有把這份心情傳達給翼,因為她看見翼幾乎要哭出來的表情。

 


 

原本高高騰起的心臟一瞬間掉到谷底,聽著翼自暴自棄的告白,穗乃果突然發現若是她回應了翼的告白,她們之間會有什麼改變。

 


 

穗乃果不知道那是什麼,但絕對有什麼會改變,而這是穗乃果絕對不想要見到的事。

 


 

這麼想著,穗乃果不禁唾棄自己的自私,因此她不敢追上翼,抱住那個就連背影也看起來很悲傷的人,告訴她自己的心情。

 


 

不過事實上,無論穗乃果做了哪個決定,她現在都一定會後悔不已。

 


 

所以到底該怎麼辦呢?

 


 

*

 


 

『別自作多情了。』

 


 

知道對方接下來會說什麼,翼想遮住耳朵隔絕聽覺,但手臂像灌了鉛,沉重得連根手指也沒辦法動。

 


 

『真噁心。』

 


 

「哈啊……!」翼從床上彈起,手緊揪胸前的衣服,心臟跳動得過於用力,讓她幾乎難以呼吸。

 


 

做了好幾個深呼吸,心跳才逐漸平靜下來,隨手抹去從額頭滑落的冷汗,翼曲起腳將頭埋進膝蓋,雙手抱住自己,好似這樣做才能讓自己得到一絲的安全感。

 


 

這是第幾次半夜驚醒了呢,第八次?還是第九次?

 


 

自從和穗乃果告白後翼每天晚上都做同樣的惡夢,穗乃果嫌棄的嘴臉讓她又生氣又難過,但更多的是恐懼。

 


 

翼不想要穗乃果討厭她。

 


 

微微轉頭,翼用一隻眼睛看向窗戶,天空露出絲絲亮光,再過不久太陽就要升起了,現在再睡回籠覺也沒辦法睡好,翼只好爬起來找點事做。

 


 

坐在床沿思考了會,為了不吵到還在睡覺的家人,似乎除了唸書沒什麼事情可做。翼揉揉有些乾的眼睛,打開電燈唸書。

 


 

直到太陽照在翼的課本上,翼才驚覺已經八點了。

 


 

站起身伸展僵硬的脖頸,搥搥發酸的手臂,翼看見手機通知燈閃爍著光,是杏傳來的訊息。

 


 

"今天有沒有空,一起出來吃下午茶!"

 


 

"好啊。"

 


 

已讀的字樣很快的顯示在訊息框旁邊,沒幾秒杏傳了訊息過來。

 


 

"好難得,今天怎麼這麼早起?"

 


 

"起來唸書。我等等要做早餐,要不要來吃?"

 


 

"要!半小時後見。"

 


 

"好。"

 


 

翼關上螢幕,到浴室盥洗完後把睡衣換掉,下樓準備早餐。

 


 

翻了翻冰箱,裡面空空如也,實在是沒有什麼能夠拿來做早餐的食材,最後翼在櫃子翻出一包鬆餅粉,只好妥協做鬆餅。

 


 

把已經調好的粉倒進盆子,再加入適量的水以及蛋和牛奶攪拌均勻,這樣便準備完成了。加熱好鬆餅機,翼小心地將麵糊倒入,等待數分鐘後鬆餅開始散發出香甜的味道,再繼續等幾分鐘,正是鬆餅起鍋的最佳時機。

 


 

用叉子把鬆餅弄到盤子上,淋上金黃色的蜂蜜,因為杏還沒來,於是翼自己先行享用起這頓誘人的早餐。

 


 

「我要開動了。」

 


 

叉子叉下去的瞬間鬆餅被烤得酥脆的外皮發出喀嚓喀嚓聲,蜂蜜和鬆餅的香味混在一起,嗅覺、視覺、聽覺被刺激得讓翼開始覺得飢腸轆轆,朝被切成小塊的鬆餅吹了兩口後馬上塞進嘴裡,幸福地含糊說著真好吃。

 


 

「什麼東西好香啊。」翼的母親一邊打呵欠一邊走下樓,「鬆餅啊,可以也給我來一塊嗎?」

 


 

「當然。媽早安。」

 


 

暫時放下手中的鬆餅,翼重複之前的動作將麵糊倒進鬆餅機中。「杏說她要來家裡吃早餐,應該等等就會到了。」

 


 

「小杏啊!好久沒見到她了呢。」

 


 

「我晚點會和她出去一趟。」

 


 

「去吧,玩得開心。」

 


 

翼點點頭,在她拿起叉子正要繼續吃鬆餅時,母親的手指撫上翼眼眶下的黑眼圈,心疼地開口:「又沒睡好了嗎?」

 


 

翼把母親的手拿下,在掌心裡捏了捏,「別擔心,我沒事的。」

 


 

「唉。」翼的母親望向翼充滿防備的眼神,忍不住嘆氣。不知道這孩子最近發生什麼事,只要有人接近她馬上就會露出這種表情,看來身為母親實在是沒辦法問出原因了,只希望小杏能夠幫助翼走出心中的這道關卡。

 


 

門鈴在微妙的時間點響起,翼的母親走去開門:「好久不見啊小杏!」

 


 

「伯母好久不見,久疏問候真是抱歉。」

 


 

「別這麼說,快進來吧,翼正在烤鬆餅呢。」

 


 

「翼。」

 


 

「嗨,要不要加蜂蜜?」翼晃了晃手中的蜂蜜罐。

 


 

「要,謝謝。」

 


 

翼把剛才烤好的鬆餅分成兩半,在杏的那份淋上蜂蜜,把盤子推給兩人。

 


 

「這樣夠嗎,要不要再烤一片?」

 


 

杏點點頭,母親則是搖頭。翼有些哭笑不得,由於自己問話的問題,完全不知道這樣是要還是不要。

 


 

最後翼新烤出來的那片鬆餅全部進了杏的肚子裡。

 


 

「感謝招待。」杏合十對翼說。

 


 

「你啊……這樣吃一定會胖的。」

 


 

「吵死了。」杏冷漠的說。

 


 

翼聳聳肩,完全不覺得自己說的有錯。

 


 

「早上出去逛逛如何?」

 


 

「好啊,等我換件衣服。」

 


 

幾分鐘後翼從樓上走下來,不止身上換了套衣服,臉上還多出一副眼鏡。

 


 

「你開始戴眼鏡了?」

 


 

「沒有,裝飾用的而已,今天不想化妝,剛好可以拿來遮黑眼圈。」

 


 

杏點點頭,沒說什麼。翼眼下的黑眼圈確實深到相當嚇人,經由英玲奈的述說,杏知道翼發生了什麼事,所以她沒說什麼,不如說、這種話題不適合在伯母面前提。

 


 

「媽,我出去了。」

 


 

「伯母再見,謝謝招待。」

 


 

「路上小心,小杏下次和英玲奈一起來玩喔。」

 


 

「好的。」

 


 

關上大門,五月中的太陽直直朝她們照來,不熱,雖然有些刺眼但很溫暖。

 


 

翼有種很久沒看見太陽的錯覺。

 


 

「嗯~」杏把雙手往上舉,做出一個伸展的姿勢。「天氣真好。」

 


 

「啊啊,是呢。」

 


 

杏盯著翼若有所思的側臉,用力地朝翼的背部拍下去,「開心點,今天我可是特地出來陪你的,感謝我吧?」

 


 

愣了下,發覺這是杏鼓勵自己的方式,感謝地彎起嘴角:「嗯、謝謝你,杏。」

 


 

杏對她回以一個微笑。

 


评论
热度(3)
© 極圈長駐居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