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name is虞松
專寫冷cp 長年住極圈
60 6

【亮光】勁敵以上,戀人未滿

上次看這部是我幼稚園時的事了……用了一個多星期把動畫全部看完,每天都被閃得不要不要的
在情人節看這部真的很虐狗(。
現在只要聽到raibaru(勁敵)耳朵瞬間轉換成lover
快點結婚好嗎你們兩個

*18歲設定
*塔矢自己搬出來住



和谷用吸管不斷在杯子裡晃動,冰塊碰撞發出喀拉喀拉的聲音,面前的進藤正低著頭吃漢堡,似乎是在沉思。

「進藤你到底和塔矢是什麼關係。」和谷終於忍不住問道。

「誒?」進藤抬起頭,瞪大眼睛。

「我……之前看到了,你跟塔矢在接、接吻……」

「……」

進藤再度把頭低下去,默不做聲。

「你們在交往嗎?啊,我對這種事沒有偏見的,放心吧。」

「我跟塔矢……不是你想的那樣……」

「不然是哪樣?」

「就是……啊——!反正我們沒有在交往就對了!」

進藤突然大吼一聲,狼吞虎嚥地把剩下的餐點吃完。

「抱歉和谷,我先走了!」進藤把餐盤端起,快速地跑走。

「喂,進藤!……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那個傢伙。」和谷拿起飲料吸了一大口,再重重放回桌上。

*

要問進藤他和塔矢是什麼關係,其實他自己也不知道,不對,進藤和塔矢的關係毫無疑問的是勁敵……然後呢?

不用想進藤也知道勁敵是不會接吻的。

進藤不覺得自己和塔矢算得上是朋友……不,就算是朋友也不會接吻啊!但他們兩個沒有在交往這個進藤非常肯定,那麼,他們的關係究竟該如何稱呼呢?

進藤用力搥著塔矢家的門。

「來了——進藤?」打開門,塔矢看見進藤時訝異地叫了聲對方的名字。

「今天怎麼了,為什麼會突然跑來?」塔矢讓開身體給進藤進來。

進藤看了塔矢一眼:「……」

熟門熟路的走到塔矢房間,進藤盤腿坐在禢禢米上,拍拍身旁的空位示意塔矢坐下。

塔矢屈著腿坐在進藤旁邊:「怎麼了,你今天不太對勁。」

「看到了……」

「看到什麼了?」

「和谷看到我跟你接吻了!」進藤自暴自棄的大喊,接著把通紅的臉轉向另一邊,深呼吸幾口後才轉回來看著表情僵住的塔矢。

「被看到了啊……」塔矢小聲的自言自語。

「我就叫你不要在外面做這種事了!現在被和谷看到你要怎麼賠我啊!」

「和谷應該不是會宣揚這種事的人。」

「我不是這個意思……還有和谷的為人我很清楚。」進藤頓時有些洩氣。

「被看到也沒辦法了吧。」

進藤看著塔矢嘆了一大口氣,「哈啊啊啊啊啊啊……真不知道你這是樂觀還是悲觀了。」

「說到底,」進藤伸出食指,保持向上指的動作,「我們到底是什麼關係!」

「什麼……關係……」塔矢歪頭複述一遍,接著垂下眼眸用手指抵著下巴思考,「是呢,這個我還真的沒有仔細思考過。」

「對吧!我們又不是情侶,這樣多奇怪啊!說起來都是你那個時候突然親上……來……」

進藤不自然地突然消音。

塔矢抬頭看到進藤的臉變得通紅。

「進藤……」

「不、不準過來!」手擋在進藤的臉前,遮住了他的表情,「我也不懂啊!我們明明是勁敵,為什麼、為什麼你要對我做出這種事!」

「你討厭那樣嗎。」塔矢用力嚥下口水,喉結跟著上下滾動。

「就是不討厭才困擾啊!」放下手,進藤朝塔矢大吼。

「已經夠了……我受夠這種莫名其妙的關係了。」進藤站起身,快步離開塔矢房間。

「進藤!」塔矢急忙追出去,拉住進藤的手腕。「等一下,進藤!」

「……」進藤低著頭,瀏海擋住他的眼睛,使得塔矢看不見進藤現在的表情。

「對我來說我們之間才不是什麼莫名其妙的關係,從6年前第一次下棋開始我就對你特別在意了,雖然之後過了很久,但在我發現『啊啊,原來這就是喜歡』後就對你更加在意的不得了!我喜歡你進藤!所以我不準你把我們之間說得什麼也不是!」

「……放手。」

「……」塔矢慢慢鬆開手指,進藤的手腕出現明顯的五個紅色指印。

進藤揉了揉被握疼的手腕,「……告白的話要早點說啊,笨蛋。」

「笨……!」

「啊啊,可惡。我也是一樣啊,對你在意的不得了!明明高手有這麼多,塔矢老師、緒方先生、倉田先生都那麼厲害,但我想超越的只有你!」

進藤轉身,綠色的眼瞳撞進塔矢驚訝的眼裡,「我無法為這份心情命名,可是我唯一明白的是想和你一直下棋,一直一直。」

塔矢輕輕勾起唇角,「嗯,一直。」

「進藤。」

「啊?」

「可以吻你嗎?」

「什……!你在說什麼啊,笨蛋!」

「進藤……」

塔矢的手掌貼在進藤的臉頰,拇指在對方唇上滑動。

「唔……如果只是一下下的話……」

一下下嗎?塔矢瞇起眼,露出溫柔的笑容,接著將唇覆上。

兩片唇交疊在一起,慢慢磨著。

嘴唇碰到他人唇瓣柔軟的感覺相當好,進藤也跟著閉上眼,享受塔矢溫柔的吻。

塔矢用嘴吸著進藤的唇,放開時發出啾的聲音,他重複著這個動作好幾次,直到進藤受不了,用舌頭撬開塔矢的牙關,和對方舌吻。

舌頭在塔矢的嘴裡亂竄,毫無章法地吻著,而塔矢也不甘示弱地回擊,纏住進藤的舌磨擦。

「喂……夠了。」進藤推著塔矢的胸口:「說好一下下的。」

雖然不情願,塔矢還是放開了進藤。

「要下一局嗎?」

「…………啊?」

不合時宜的問句讓進藤不禁愣掉,「現在?在這種狀況下棋?」

「嗯。下棋就會平靜下來了。」

塔矢意有所指地瞥了眼進藤的下體。

「……可惡,要下就來啊!誰怕你!」進藤怒氣沖沖地走進塔矢房間,但塔矢沒看漏對方紅得像是要滴出血的耳朵。

看著進藤隱藏害羞的舉動,塔矢忍不住在後面噗地笑出來。

「笑什麼啊,塔矢!快點過來!」

「啊啊,現在過去。」

塔矢露出前所未有的燦爛笑容回答。

看來距離進藤明白這種心情就是喜歡的日子也不遠了。塔矢想道。

「請多指教。」

评论(6)
热度(60)
© 極圈長駐居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