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name is虞松
專寫冷cp 長年住極圈
3

用小號發了工商!!!!
有來的朋友記得來攤位逛逛阿(っ●ω●)っ

我是虞松你是誰:

【工商】【翼果】初綻戀心

2016百合only販售!!
攤位:中古販售  E17



<試閱>

《約會 上》

 

自從和綺羅翼交換電話號碼後,對方便不時地傳簡訊給穗乃果。內容大多是今天做了什麼、天氣變冷了要記得保暖之類的,所以當穗乃果在聖誕節前一個禮拜收到綺羅翼詢問聖誕節要不要一起單獨出去玩的訊息時,內心是相當震驚的。

 

思忖了半晌,除了晚上謬斯要辦聖誕派對之外並無其它事,嗯……如果五點半之前回來應該來得及。

 

「如果五點半前回來就可以……呦西,傳送!」過了幾秒對方就寄來了回信:『OK!那我們早上10點在OO廣場集合,不要忘記囉~』

 

穗乃果不高興地鼓起頰回信:『才不會忘記呢!這可是綺羅桑第一次約我出去玩耶,怎麼可能會忘記呢!』

 

等了很久綺羅翼都沒回信,看著螢幕上顯示的已讀,穗乃果不禁懷疑對方是不是睡著了。

 

『叮咚!』開始滑起推特的穗乃果,一聽見收到訊息的提醒音效便馬上點進對話框裡,『我很期待哦,約會。』

 

這……這算是約會嗎?穗乃果眨眨眼,疑惑地盯著方框裡的訊息。

 

思考了半天實在不知道該回對方什麼,想著想著,穗乃果打了個大呵欠,眼皮也開始變得沈重起來。不行……還得要回信才…行……

 

最後還是抵擋不住睡意的穗乃果就這麼地抓著手機睡著了,而等待對方回信的綺羅翼則是等了3個小時後放棄,決定上床睡覺。

 

一個禮拜很快地過去了,和綺羅翼約定的日子就是今天。

 

做完每天慣例的晨跑,還有充裕時間的穗乃果盤腿坐在衣櫃前掙扎要穿什麼衣服才好。

 

對方可是學園偶像哦!學園偶像!如果穿的太隨便一定會造成綺羅桑的困擾,畢竟她可是學園偶像啊!……等等不對,我也是學園偶像啊!

 

震驚地想起自己也是學園偶像的穗乃果啊了一聲,「謬斯和A-rise現在姑且算是對手的狀態耶,這樣一起出去真的可以嗎……?」

 

但畢竟已經答應人家了,現在才反悔實在有點太過分,穗乃果皺起眉:「該怎麼辦呢?」

「穗乃果,妳不是要出門嗎?怎麼現在還在家?」上來拿東西的媽媽看見穗乃果坐在衣櫃前皺眉的模樣忍不住問了句。

 

被對方出聲嚇到的穗乃果跳起來往時鐘看去,糟糕,快遲到了!

 

隨便拿起一件衣服唰地套上,穗乃果母親扶額看著自家女兒蹦蹦蹦地衝下樓,「我出門了!」

 

「路上小心啊!」唉……都幾歲的人了,做事還這麼毛毛躁躁的,真替穗乃果擔心啊……

***

當分針指向12時,綺羅翼看見穗乃果朝她跑過來,「對不起我遲到了,等很久了嗎?」還在大口喘氣的穗乃果雙手撐著膝蓋抬起頭對綺羅翼說。

 

這個由下而上看的表情……!太犯規了!就算內心激動的想立馬抓起手機拍下對方的表情,綺羅翼還是笑著對對方說,「不會啦,我也才剛到,而且妳剛好在十點整到,所以沒有遲到喔。」

 

「呼……太好了。」她本來還很怕會因為遲到而惹綺羅翼生氣呢。

 

「走吧!」綺羅翼笑著伸出手說:「今天可是我們的第一次約會喔!」

 

「咦?咦咦咦咦咦——?!」完全不理會對方驚訝表情的綺羅翼直接握住穗乃果的手。

 

嗚、嗚哇!被綺羅翼突然的舉動給震驚到呆滯的穗乃果一時之間忘了掙脫,就這麼被對方往前拖著走。

 

 

「等、等一下啦,綺羅桑!!」低頭看見十指交扣的雙手,穗乃果不知為何地害臊起來,完全慢了好幾拍才想起要掙扎這件事。

 

「翼,叫我翼。」差點撞到突然停下的綺羅翼,穗乃果愣了愣才明白面前的人是在講有關稱呼的事。

 

「呃、翼……桑?」小聲地試叫了句,但總覺得只叫名字莫名害羞的穗乃果最後還是決定在後面加了桑。

 

「嗯,穗乃果桑。」綺羅翼露出開心的笑容,那表情燦爛得讓穗乃果心臟漏跳一拍。

 

看著爬上對方臉頰上的緋紅,綺羅翼笑得更開心了,依然交扣著的雙手不禁握的更緊。

 

現在,這樣就好了。

 

***

「吶吶,綺……翼桑,我們現在要去哪裡啊?」莫名奇妙地被一臉笑容的綺羅翼拉上電車,穗乃果晃晃對方死都不放開、依然交扣著的手。雖說今天是聖誕節,但幸好車上沒什麼人,不然被發現自己和綺羅翼牽手大概又要再度造成轟動了吧……想起那時被大家追問的場景穗乃果不禁打了個冷顫。

 

「嗯~到了就知道囉!」歪頭笑得燦爛的綺羅翼給了個讓對方無言的答案。

 

中途換了好幾次電車,已經完全搞不清楚自己在哪裡的穗乃果最後放棄猜測,任由綺羅翼拉著自己轉往下一班電車。

大約過了兩個多小時,中午時間肚子餓得咕嚕叫的穗乃果癱在椅子上,一臉哀怨的看著綺羅翼:「翼桑,我餓了。」

對方噗嗤一聲笑出來:「就快到了,再忍忍吧。」

 

所言不假,過了幾分鐘後綺羅翼突然起身,回過頭對穗乃果說:「到囉!」

 

「叔叔!我們來了!」被拉著走了將近二十分鐘的山路,又餓又累的穗乃果覺得自己快昏倒時,綺羅翼在一棟華麗的歐式建築前停下,對著站在二樓窗前的男人興奮的揮著手。

 

「翼妳來啦!等我一下,我去叫人幫妳開門。」男人回過頭對後面穿著女僕裝的人打了個響指,對方在鞠了個躬後便下樓幫綺羅翼與穗乃果開門。

 

「哇、哇啊……」這簡直比真姬醬的家還大還漂亮啊……進門後穗乃果被裡頭簡單卻又高雅的裝潢給震驚得張大了嘴。

「妳好啊,歡迎妳們來!」不知何時下樓的男人站在樓梯前笑望著兩人。

 

被對方嚇了一跳,穗乃果抬起頭這才看清男人的長相。和綺羅翼相似的好看翠眸,被從窗戶灑進的陽光反射的一閃一閃發光,深棕色的半長髮隨意地在腦後扎了個稍顯凌亂的小馬尾;摒除穿在身上,讓形象大大扣分的褪色T-shirt和牛仔褲,穗乃果覺得這是她見過最好看的男性了。

 

「叔叔,這是高坂穗乃果,上次跟妳提到的謬斯隊長;穗乃果桑,這是我叔叔,綺羅原。」

 

「叔叔你好。」雖然心裡還在疑惑為什麼綺羅翼要千里迢迢帶自己來見叔叔,但穗乃果還是禮貌地打了招呼。

 

「妳好。」綺羅原點點頭,含笑的目光瞥向兩人緊扣的雙手。穗乃果被看得臉一紅,急著想掙脫,卻被綺羅翼握的更緊了。嘗試了幾次還是失敗的穗乃果最後只好放棄,讓綺羅翼再度拉著她前往客廳。

 

綺羅原在招呼她們坐下後,自己便到後方的開放式廚房泡茶。

 

「翼桑,那個…手……」坐在軟綿綿、彷彿整個人都會陷進去的沙發上,穗乃果對交扣著的手微微施力,這次一下子就掙脫開了。

 

轉頭看向鬆口氣的穗乃果,綺羅翼笑著往椅背倒,「呀——果然牽手牽了這麼久會出手汗啊。」

「那、那還不是翼桑自己擅自牽的……」看見穗乃果臉紅嘀咕著的樣子,綺羅翼突然覺得心情大好。

 

一手攬住對方的肩膀,綺羅翼湊近穗乃果的耳邊小聲道:「知道嗎……妳是我第一個牽手的人喔。」

「咦?」看見笑得燦爛的綺羅翼,穗乃果覺得臉熱得就像要燒起來一樣。「我去一下洗手間!」倏地站起身,穗乃果逃也似地飛奔出客廳。

 

「出去左轉就是洗手間了喔!」在後方將兩人舉動看得一清二楚的綺羅原,圈起手對不知跑到哪去的穗乃果大喊。

「噗哈哈哈哈!」穗乃果真的是……這個反應也太可愛了吧!笑出眼淚的綺羅翼幾乎半躺在沙發上,抱著肚子笑個不停。

 

「妳喔……真的是。」把托盤放到沙發前的玻璃桌上,綺羅原對這個侄女無奈地笑笑。「所以她就是妳說的,那個『重要的人』嗎?」

 

「啊啊——」笑夠了,綺羅翼抹去眼角的淚水,坐直身子眼神堅定地望著綺羅原。

 

綺羅原也直直地嚴肅回望對方,最後嘆了口氣,寵膩的拍了拍綺羅翼的頭,「要好好珍惜她啊。」

 

「哪是當然!」

 

「先喝點茶暖胃吧,我去煮飯了。」

 

「好,謝謝叔叔。」


评论
热度(3)
  1. 極圈長駐居民我是虞松你是誰 转载了此图片
    用小號發了工商!!!!有來的朋友記得來攤位逛逛阿(っ●ω●)っ
© 極圈長駐居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