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name is虞松
專寫冷cp 長年住極圈

【原創】論傷痕與愛情之間的關係

*GL,BE有
*終於寫了樓主心心念念的死亡結局(刪除線)
*能接受的就go↓

晴的背後有道很深的刀疤。幾乎沒有人看過,但凡是看過的人都會留下極深的印象,想忘也忘不掉。從右肩到左腰,好看的白皙背部被深色的疤痕劃成兩半,第一眼看見時的震撼感,讓許多人連開口問都不敢。

曾經有人提起勇氣問傷痕是怎麼來的,晴只是冷冷地看了對方一眼,自顧把衣服穿上,轉頭就走。

晴的背後有刀疤乎是人盡皆知的事,但卻沒有一個人知道是誰做的。

有一天,晴走在大街上,看見一個站在攤販前,挑著水果的婦人時發了瘋一般衝上去,抓著對方的領子咬牙切齒的說:「我知道是你。」

婦人慌張的抓住晴的手,想將他的手扯開,「你、你在說什麼阿!」

「不要再騙我了!」晴生氣的大吼,引得路上行人紛紛走過來圍觀,「不管你變成什麼樣子我都認得出來!」

婦人垂下頭,哼哼笑兩聲,突然一道白煙將他籠罩住,幾秒後婦人變成一名綁著馬尾的黑髮女子。女子用力地將晴推開一段距離:「你的眼力還是一樣好阿,晴。」她吹聲口哨,把被弄皺的領子理平。

「你的變身術還是一樣差阿,月伊。」晴冷笑聲,抽出從不離身的武士刀。
「換個地點如何?」月伊挑挑眉,掃了眼越來越多的人群。「……哼。」晴把武士刀收回去,用力一跳便躍上屋頂。她在屋頂上穿梭著,往人煙稀少的地方跑去,月伊則是跟在她身後,保持五十公尺的距離。

最後晴選定的地點是一棟廢棄的工廠。她站在從牆壁掉落的大塊水泥塊上,看著眼前的黑髮女子。

她長高了。晴想。

「上次見面已經是11年前的事了呢。」月伊突然開口,用懷念的眼神望向晴。

「是阿。自從11年前你在我背上留下永遠也消不掉的傷痕後就再也沒見過了。」晴撫上右肩疤痕的位置,透過布料感受傷疤凸起的觸感。

「你希望疤痕消失嗎?」

晴雙手抱胸沒有答話,高高在上的眼神掃向月伊,月伊興奮得身子顫抖:「對,就是這樣,我要你這輩子都忘不了我。」

晴沉默著把刀抽出,刀刃指著月伊,「乖乖送命在我的刀下我就永遠也不會忘了你。」

「騙人。」月伊愉悅地笑出聲,「連掙扎都沒有掙扎的人,在被你砍下人頭後不到三秒就連對方長相都不記得了吧。」

「哈,沒想到你這麼了解我。」晴勾起嘴角,眼神卻還是一樣冰冷得嚇人。

「那是當然,」月伊也抽出刀,擺出戰鬥姿勢:「我說過的吧,我比你還了解你。」

在月伊講完話的瞬間晴就衝到她的面前,銳利的刀峰往她劈去。

長期累積的戰鬥經驗與直覺,月伊在千鈞一髮之際當下攻擊:「你的速度變快了呢,但是——」一個用力,以刀將晴給推開:「還是不及於我!」

在晴還沒反應過來的瞬間,勝負就已定了,月伊的刀架在晴的脖子上,劃出淡淡的血痕。

晴在愣了一秒後大笑起來,月伊皺眉看著對方莫名的舉動,突然深深感受到時間的不留情。曾經能夠挺起胸膛說自己最了解他的人,成了他最摸不清在想什麼的人。

「無法超越呢……」晴停止大笑,轉為難過的苦笑:「不管我再努力,就是無法超越你呢,月伊。」

聞言月伊征愣了會,低低笑了起來,「因為我不願被你超越阿。」只有走在你前面,你才會將目光放在我身上,不是嗎?

「吶,我其實想了很久,」全然不顧脖子上的刀,晴往前走,尖銳的刀鋒在她脖子上拉出一條開口,血泊泊地往下留,「如果能夠選擇的話,我希望死在你的刀下。」

看著越流越多的血,月伊驚恐的想大吼,讓晴停下腳步。「來,殺了我吧。」晴握住月伊的手,把刀往自己脖子上用力,現在刀刃幾乎已經埋進晴的脖子裡了。

月伊閉上眼,不願去看這個場景。

她們之中一定要有人成為對方的刀下亡魂,沒有為什麼,這便是宿命。

「最後有件事我一定要告訴你。」

月伊想睜開眼看看晴的表情,但卻沒有勇氣。「我也是。」沒頭沒尾的句子,但月伊卻清楚知道晴指的是什麼,月伊倏地睜開眼,突然感受到握在拿刀的手上的手用力一壓後被推開,一道紅色的鮮血噴出,灑在骯髒的水泥地上,以及月伊的身上。

月伊把刀丟開,抱住晴瞬間軟掉的身體,月伊把晴放在地板上,並沒有替她壓住傷口止血,而是底下頭去輕輕吻住對方的唇。「如果有來世,告白的回覆要早點告訴我阿,笨蛋。」

晴微微勾起唇角,闔上雙眼,以自己選擇的道路,躺在血泊裡,呼吸漸漸薄弱,最後停止。

月伊再度俯身吻上晴,將她抱起往外走去,茫然地望向天空。

失去了唯一光明的她未來究竟該何去何從呢?

评论
© 極圈長駐居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