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name is虞松
專寫冷cp 長年住極圈
14

【創四】因為是愚人節所以惡作劇

*還在創四坑的喵一聲,因為我的文掉坑的汪一聲

*年操,17X17,普通學園PARO
*愚人節快樂,猜猜哪句是惡作劇

*或許上句才是惡作劇喔






白色的紙條隨著拿課本的動作掉落下來,幸平彎腰將它拿起,翻到正面,上頭用黑色的筆在正中間寫著「我喜歡你」。幸平轉頭看了看兩邊,沒有任何人注意到他撿紙條的動作。

雖然白紙黑字寫得很清楚,但幸平就是無法相信會有人喜歡自己。倒也不是覺得自己很糟,總之就是……難以置信。而且今天是愚人節,怎麼想都是惡作劇的成分居多吧。

幸平再度低頭看了一次紙條就隨意地將它塞進口袋。紙條的主人沒有留下姓名,可見對方並不想讓自己知道身分,幸平也就沒打算去查了,雖說他真的很好奇。

 

「喲,幸平,你剛才在看什麼?」

幸平的脖子被勾住,一張臉湊了過來,盯著幸平的口袋瞧。

「沒什麼。」因為被對方壓著,幸平動作不順地聳聳肩。

「喔……對了,黑澤說今天上課要檢查筆記,你寫了沒?」

幸平露出吃驚的表情:「什麼!什麼時候說的!」

「上次下課前。」

「慘了,我還沒寫。小次郎,拜託借我筆記!」幸平低頭合掌對粉髮男人說,對方愉悅地翹起嘴角,「行啊。」
「Yes!下次再請你吃東西。」

和四宮拿了筆記的幸平馬上埋頭狂抄,凌亂的字跡看在他人眼裡幾乎稱不上是字了,說是抽象畫還好點。幸平一路抄到上課,把四宮的筆記本移到大腿上,不時抬頭看一下老師有沒有發現,一邊繼續抄著筆記。

「好,今天就到這,下課。」

幸平錯愕的瞬間抬頭,看見斜前方的四宮摀著嘴憋笑就知道自己被耍了。

「你~這~傢~伙~」幸平在四宮逃跑之前抓住他的領子,手勾住對方的脖子,用拳頭在腦袋上轉。「你知道我抄得多緊張嗎,竟敢耍我。」

四宮一邊大笑一邊喊著痛,「誰叫你輕易上當嘛,唉呦別弄了,痛痛痛。」

幸平放開他,四宮退後幾步繼續笑,「愚人節不要隨便就相信別人說的話,笨蛋。」對方聞言挑起眉,沒反駁。

「對了,黑澤說筆記在下禮拜的課要檢查,你還是快點抄完吧。」

幸平的眉毛挑的更高了,「我才不會上當第二次呢!」

在幸平離開教室後四宮的大笑聲依然傳進他耳裡。

 

*

 

「我覺得這個要再辣一點。」

四宮轉頭看向幸平,慢慢挑起眉。

「我沒開玩笑啦!你自己有沒有嚐過啊。」

「當然有,講什麼廢話。」

「所以說該再更辣一點。」幸平用筷子指著食物,「你的口味太淡了。」

「囉嗦,不要吃就還我。」

「我又沒說不吃!」

自從知道彼此喜歡做料理後,他們便每天拿著自己做的便當給對方吃,順便聽聽評價,藉此增進廚藝。

四宮嘀嘀咕咕地說了些什麼,幸平沒聽清楚,正想問對方,四宮突然把夾著食物的筷子舉到對方面前。「嘴張開啦。」

幸平愣愣地把嘴張開一條縫,被四宮粗暴地把食物塞進去。

「你到底加了什麼才能弄出這麼怪的味道!」四宮憤憤地說,幸平咀嚼著食物,過了幾秒才回道:「也沒加什麼啊……不過確實是挺難吃的。」

深知做黑暗料理是對方人生一大興趣的四宮翻翻白眼,不想評價。

「自己吃掉,難吃死了!」

四宮把幸平做的黑暗料理全夾到對方便當裡,「下次再做這種料理給我吃我就……我就……」

「就怎樣?」

「就……不借你筆記抄啦!」

「咦咦!怎麼這樣!」

「少囉嗦!」

「四宮大人~」

「別以為叫我大人就會原諒你!」四宮扯著幸平的臉頰,「你這傢伙怎麼能臉皮這麼厚啊。」

「哎~四宮大人~」

「吵死了,再不閉嘴我就親……」

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的四宮馬上放開幸平,身體往旁邊挪一些。

「你剛剛說什麼?喂~四宮大人~」

「什麼都沒有!」

「誒,怎麼這樣,告訴我啦,四宮~大人~」

瞬間一股衝動衝上四宮腦袋,他拉住幸平的制服領子,粗魯地用唇「撞」上對方的。幸平瞪大眼睛,還沒反應過來便被推開,四宮用力地以手背抹著嘴唇,惡狠狠瞪著幸平,「先告訴你,這只是個愚人節玩笑!」
四宮唰地站起身,現在幸平腦中只有「四宮臉紅了」這麼一句話。

「順便告訴你,那個紙條也是我弄的愚人節玩笑,不會有可愛女生跟你告白的,別做白日夢了!」

當四宮拿著便當跑走過了半分鐘,幸平才終於回過神,把臉埋進手心裡,「糟糕……太糟糕了……」

過好幾分鐘後,紅著臉的紅髮男人才把臉抬起,小聲嘀咕:「要是每天都是愚人節就好了。」


創四文章歸檔

评论
热度(14)
© 極圈長駐居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