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name is虞松
專寫冷cp 長年住極圈
24

【創四】我才不是不想說!

*地表最勤奮創四自耕農回來了,想我嗎

*老樣子,成年同居(in法國)設定

*這是創四創四創四,不是四創,我發誓






四宮第八次把幸平偷放在他大腿上的手拍開。

「再不安分點我就把你扔下車!」 
四宮惡狠狠地瞪向隔壁的幸平,但紅髮男人只是笑著聳聳肩,「摸一下又不會少塊肉。」 
「你這傢伙……」四宮幾乎咬牙切齒地說,卻又拿對方沒辦法。 
為了轉移幸平的注意力,四宮把幸平的背包從後座扯過來,直接扔過去。「太閒的話就多背背單字,你的法語還是講的亂七八糟。」 
「嗚哇,真傷人啊。」 
幸平嘀咕著把單字本拿出來,無趣地亂翻。 
「說起來,你跟房東協調好了嗎?」 
「嗯?嘛,差不多了吧,只剩簽約了。」 
由於四宮打算在巴黎開設第十家Shino's,最近他忙著打聽哪裡有房屋要出租,以及勘查各地,原本就不算常待在家的四宮,在家的時間愈發地少了。 
除了睡覺時能看到對方,幸平覺得自己似乎跟四宮有半個月沒怎麼講話了──或許不是錯覺。 
「哦?那不錯啊。地點在哪?」 
「蒙日廣場附近。」 
「喔哼?」 
「喂,之後記得過來幫忙。」 
「誒~好麻煩啊~」 
「你再說一遍?」 
「我很樂意幫忙!」 
「哼。」 
四宮盯著前方,勾起笑容。 
「好,到了。」 
四宮把車停在公園旁的停車格,跟幸平一起從後車廂搬出一箱紅酒。 
「這個好重阿,如果我沒說要來的話,學長打算自己一個人搬嗎?」 
「你當我是笨蛋啊!叫員工來搬就好了啊。」 
「啊,說的也是。」 
「話說送個紅酒有必要主廚親自出馬嗎?」 
四宮瞥了眼幸平,腳步停在人行道紅燈前。「總是要不定期檢查吧,免得餐廳都快倒了還不知道。」 
幸平小聲地笑了下:「這怎麼說也太扯了吧。」 
四宮又再次看了他一眼,沒搭話。 

「咦!老闆你怎麼在這裡!」 
他們一到分店,剛好在門口的主廚很驚訝地迎向前,眼神好幾次在四宮跟幸平之間徘徊。 
「嘖……喂,這你們要的紅酒,還不趕快接過去!」 
「誒、噢噢,好的!……呃,真重。」 
幸平見四宮手抱在胸前,完全沒有要幫對方搬的意思,主動幫他抬起箱子的另外一邊:「我幫你。」 
「謝謝。」男人感激地看著他,接著又往四宮看去,得到四宮一瞪:「看什麼,還不趕快把紅酒搬進去!摔破了從你薪水扣!」 


「那個……」當幸平跟他進到倉庫後,男人小小聲地問:「可以冒昧請問你跟老闆是什麼關係嗎?」
「嘿──你有興趣啊?」
「應該說所有的員工都對老闆的私生活很有興趣。」男人一邊把紅酒從箱子裡拿出來一邊說:「老闆對自己的過去跟私生活閉口不談,我們甚至連他喜歡的食物是什麼都不知道。」
「醃蘿蔔。」
「什麼?」
「四宮學長喜歡吃的食物。」幸平笑著聳肩:「意外的很普通對吧?不如說也太普通過頭了!」
「你對別人喜歡的食物有什麼意見嗎?」
「老闆!」
「學長,你別突然出聲啦,嚇死人了。」
四宮哼了聲走過去,單手抓住幸平的臉,把臉頰的肉往中間擠,變成章魚嘴。「講我壞話心虛了?」
「不不不不,這是誤會阿。」
幸平抓著四宮的手腕,臉好不容易從對方手中掙脫開:「我可什麼都沒說喔?」
四宮哼笑著,突然轉頭面向男人:「喂!」
「呃、是!」
「你不是想知道這傢伙跟我什麼關係嗎?」下一秒,四宮勾著幸平的脖子把唇湊過去,快速但響亮地在對方嘴唇上啾地親了下。「就是這樣,懂了嗎?」
男人訝異得連嘴都忘了闔上,「懂了……」
「很好。」四宮放開幸平,往倉庫門口走,「去把櫃檯的叫來,我有事情跟他談談。」
「是!」

男人離開之前再次看了幸平一眼,接著匆忙離開,留下幸平一人站在倉庫角落摀著剛剛被四宮親吻的唇。


開車叭叭

創四歸檔更新中

评论
热度(24)
© 極圈長駐居民 | Powered by LOFTER